归去来兮

欢迎回来!
姑且称之为我们的家
时刻想念着你

@葡萄大侠

【青山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Theresa 我最喜欢的阿芣姑娘
@葡萄大侠 最敬爱的爹
阿芮和李卿没人,就是个小客串。

雪下得愈发大了。不似鹅毛般的飘飘扬扬,倒像是一颗颗的冰粒砸下来。
恩,像雪籽糖。连翘坐在窗边的软塌上,喝着茶汤想。
青山镇的冬天一向很冷,即便临近年关,也少有人仍在摆摊,连翘更是早早地将医馆关了,躲在小屋里烤火取暖。
窗外,雾凇沆砀,一片白茫。远处几座青山无序地坐落着,也早已覆上一层冰雪。
万籁俱静。
这种时候,若能有红泥火炉,绿蚁新醅,也不辜负这良辰美景。可人间四大乐事难并,到底意难平。
“连翘姐姐,你快去看看!李公子好像不太好!”小学徒阿芮跑过来叫唤道。
“你别急,我这就去。”连翘赶忙将茶盏放下,出门前又对阿芮说,“你去瞧瞧,能找到阿芣吗?”
赶去客房的连翘瞧着那雪,心下一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若不能......连翘不敢想多,只得加快脚步。
谈到这李家公子,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李小公子单名一个卿字,爹是个富甲一方的大财主。许是老天不愿他太顺遂,导致其先天患有心疾。若放在普通人家,能活过龆年就已是万幸,但他偏偏长于富贵之家,硬生生从阎王手中抢回了几年寿命。李家老爷找了多少大夫道士,又是看病又是驱邪,依旧没什么起色。这不,听说青山镇下有名神医,立马赶了过来。服了几贴药后,比起之前也算是大有起色,便把儿子留在这治疗,也还真不担心他们孤男寡女的会生出什么事。
确实出事了。
李小公子模样生得好,唇红齿白的,精神好点时,能帮连翘一起晒晒药材,说话也是温声细语的。还是富家子弟,涵养学识也不是一般的高,又能在连翘闲暇之余给她讲讲诗词,说说故事。一来二去,连翘彻底栽进去了。
连翘进屋去瞧,只见床上那人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牙关也在颤个不停。把脉时才发觉,他的脉搏用微弱来形容都还夸大了,真的是气若游丝。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整个人也慌了,一时半会儿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尽管她平时见过各种生离死别,也遇到各种疑难杂症,早就磨练出一颗冷静自持的心,可面对心上人这般,依旧是慌了手脚。半晌之后也只是掖了掖被子,添了些碳,转而在一旁的书桌上写了份新药方。那字,啧啧,还真是龙飞凤舞。
“早和你说过,你救不活他的。”一道沙哑的声音从门缝中吹了进来。
连翘垂下眼眸,转身对阿芮说,“按着新药方先煎副药吧,若还是不行,便赶紧来叫我。”说完后就拽着刚才说话那人快步离开离开了。
“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我以为,我以为我能治好他的。都怪这天,今年冬天太冷了,你感觉到了吗,怎么这么冷呢?要是天暖和些就好了,我还可以推他出去晒晒太阳,看看梅花。你看那梅花,还是去年咱们一起种下去的,他说等冬天到了,就和我一起赏梅。他还说了,他准备了很多关于梅花的诗句要来考我,他......”连翘说不下去了,环抱住双臂缩在榻上,咬住嘴唇,防止哭腔漏出来。那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盯着她看,等着她自己平复心情。
连翘平日里是个冷静理智的人,面庞清冷,不喜与人有过多的交谈,偶尔多说几句话也有把人气死的本领,但对阿芣不同。在阿芣面前,连翘更像是个孩子一般,什么都愿意与她讲,讲话也不扎人。有人曾问过为何,难得一笑的连翘竟笑得温柔起来,说,因为阿芣很好啊。阿芮也说过,连翘姐姐这人看上去不好相处,但她若拿你当自己人,便是掏心掏肺地对你好,最是护短了。
“阿芣,我记得你看得见鬼,能和他们说话的对吧?”连翘稍微冷静了些,开口问道。
“你想干什么?”
“用我自己五十年寿命救他。”连翘盯着阿缶讲出,眼神中透露着倔强与决绝。
“不可能。”阿芣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少了五十年的寿命,你活不了多久,我不会让你这样对自己的。”
“那他怎么办?你难道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么死了吗?我,我不想他死。”连翘最终还是哭了出来,“我真的不想他死,阿芣,阿芣,你帮帮我吧。”
“你不想他死,我也不想你死啊。”阿芣蹲下身去,轻轻抱住连翘。“会没事的。”
“我知道,你对他有好感,那他对你呢?”
“呼!”连翘长舒了一口气,苦笑道,“阿芣啊,他们都说我嘴巴毒,可你才是真毒啊。”
连翘从不敢在李卿面前透出一丝爱慕之情。
“我只是让你冷静下来,清醒的思考这件事而已。”阿缶摇摇头,轻拍着她的背。
“唉,让我想想吧,看看还有什么能救他的法子。”
“多谢。”

连翘不眠不休地照顾李公子好几日,又是配置新药方又是煎药,人也跟着瘦了一圈,但情况总算稳定了些。
“实在是麻烦连翘姑娘了。这几日,我定是又添了不少麻烦吧?”李卿枕在床边,表示歉意。
“无妨。这本就是我答应了你爹的。”连翘想了想,又补一句,“也算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姑娘真是爱说笑。”李卿轻笑道。
“连翘姑娘今年有十五吧,张罗着医馆倒也不容易。就没想过找个人一起分担一下吗?”李卿精神上来了,也想和连翘多聊两句。
“有阿芣啊。”连翘脱口而出,“阿芣人很好,对我也算是照顾。再不济,还有阿芮,这几年她也学了不少,做事也还利索,也该是独挡一面的时候了。”
“她们毕竟都是姑娘家,迟早会嫁出去的,到时你怎么办?”
似乎要犟在这个话题上了。
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连翘想了想,开口道:“李公子大病初愈,还是再睡会儿吧?我先去看看药煎好没,晚些时候让阿芮送来。”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李卿苦笑了一下,慢慢滑进被窝。想做点补偿怎么就那么难呢?

“出息!他都这么问你了,也不知道顺势提上两句!”听完全过程的阿芣戳着连翘脑袋骂道,“还说喜欢他,瞧瞧你这怂样!”
连翘也不气,反而对阿芣露出了一个讨好的微笑。
“阿芣,我跟你讲过我爹娘的事吗?”连翘靠在阿芣肩头,闭眼道。
阿芣知道她这几日是真累了,环住她肩膀,往自己怀里带。“你说吧。”阿芣轻声道。
“嗯……我娘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好像对谁都没脾气一样,但有些时候又硬的很,认准了的人和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告诉过我,女人可以没有脾气,但决不能没有骨气。”
“我觉得她说得特别对。可她爱了我爹一辈子,可却从来没得到过我爹的爱。”
她有骨气,不求施舍,不求怜悯,却没有向世人宣告他们关系的底气。
“所以,”连翘长叹一口气,继续说,“在我看来,爱一个人不能像尘埃一样,把姿态做低,要像……像太阳一样!明媚,温暖。而且,都说什么丈夫是天,那妻子是太阳也还挺配。”
“太阳不好,太亮了,我不喜欢。”阿芣在阴暗处生活了几千年,特别讨厌强光。
“那……小手炉怎么样。小小圆圆的,还挺像个罐子,嗯?”连翘斜眼笑过去。
“勉强行吧。”阿芣耳后悄悄泛红。
“至于我爹……”
“他怎么了?”
“我爹是个将军,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特别好!”连翘说这话时眼里带光,从阿芣怀里出来,整个人都看上去都精神了,“但他却还是抛弃了我娘和我。”随即又萎靡下来。
“照你刚才说的,你娘既然那么好,他干嘛还不要你娘?”阿芣随口问道,一边喝着连翘为她准备的雪梨汤。
“其实,我爹他喜欢的是一个男人。”
“咳咳咳咳……你刚说什么?!”阿芣表示她一个妖精活了这么些年,碰上的男人怎么大多都是有龙阳之好的呢?难道最近很盛行吗?
连翘有些不满她的态度,但还是帮着拍背顺气。“你讨厌吗?一个男人喜欢上另一个男人。”连翘紧张地问她。
“还行吧,这种人我见多了。以前也不是没遇见过。”阿芣想,活了这么多年,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断袖嘛,算什么!况且自己也……
连翘暂且松口气,至少这样阿芣就不会讨厌她爹了。
“那你呢?你知道这事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毕竟那人是你爹。”
“我本该讨厌他们的,但从小我娘就给我讲过很多我爹的英雄事迹,那样的英雄是我爹,我讨厌不起来。”连翘苦笑,“不仅不讨厌,反而还喜欢的紧。我爹或许还不知道他在世上还有个女儿呢,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不喜欢我。”
“没事,肯定喜欢!这么好的闺女要是放我身上我肯定喜欢,他要不喜欢就是眼瞎!”阿芣又把人搂紧了,好像这样就能给她力量一样。
连翘没反驳,私心希望也是这样。
“李公子是富家子弟,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医,他们家啊,我高攀不起呢。”连翘讽刺起自己来也依旧不手软。
“既然注定要失去,得到还有什么意思,到头来徒增伤悲罢了。”连翘扯了扯嘴角。
我娘因一晌贪欢而付出了一辈子,而我宁愿不要一时快乐。
没有念想,才不会有幻想。
“人生苦短还是及时行乐的好。”阿芣嘟囔道。
“或许你说的对吧,那我也还是不要。无法长久又有什么意思?”连翘这点倒随她娘,认死理。说完抱紧了阿芣的手臂,靠着她肩膀,“让我睡会儿,有些累。”
阿芣没说话,却调整好姿势让她睡得舒服些,见她睡熟后便把头轻轻靠在她额上,感受她额头带来的温暖。

【杂谈】【朝代联文▪明】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明朝(1368-1644)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由汉族建立的大一统王朝,也是唯一一个由农民起义而建国的封建王朝,共传十六帝,享国276年。
第一次了解这个朝代是在初二的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趣把《明朝那些事儿》给翻了个遍,于是,它成为我真正意义上喜欢的一个朝代。
明朝,它属于封建社会晚期,相比前代而言,它的一切似乎都在走下坡路,但在我看来,它的繁荣程度绝不差于前代。
在军事上,它首创水雷战,击沉日本战舰;最早使用触发式地雷,是人类史上首次在实战中使用非人工引爆的触发式地雷,而西方直到18世纪以后才有类似武器;它拥有人类史上第一支骑炮兵,领先西方大约两百年。我们时常惊叹于西方国家的先进军事武器,但百年前我们拥有的远比它们更加出色,更加优秀。
在文化上,明朝的文学艺术出现平民化与世俗化趋势,文学艺术空前繁荣。它或许没有秦汉时期那样庄严古朴的辞赋,没有唐宋时绮丽或豪壮的诗词,但它更加的贴近百姓,贴近生活。经济的繁荣发展使人民生活更加宽裕,戏曲和小说的发展使他们的生活富有生气。文化创作不再是满腹才学者的专利,普通阶层的群众也能通过戏曲和小说的创作满足自己精神和物质上的需求。
在政治上,明代的政治制度比历代更加完备。其中异于历代而影响最大的,当首推丞相制的废除与内阁制的设立。历史上多有相权对于皇权的威胁,明代丞相制被永远废弃,是皇权对于相权取得的彻底胜利。然而,政务繁杂,皇帝绝不可能凡事亲裁,只得设立内阁助理。这情况便决定了,内阁从一开始就是不定性的,职权并不明朗,以后事实亦表明,内阁纵然得到皇帝青睐,得到迅速发展,但始终没有法定的地位,不能正式统率六部百司。这便为明朝的灭亡埋下隐患。
纵使明代后期官场黑暗,官员腐败,但它所拥有的光芒却绝不因此掩埋。它有世界上著名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有中国古代规模最大、船只最多、海员最多、时间最久的海上航行“郑和下西洋”;有被国外学者誉为中国之百科全书的《本草纲目》。它有《徐霞客游记》,有《天工开物》,有着中华文化的瑰宝!它使我为之心动,为之神往!
“借漫天星斗访寻兴盛与衰弊,灯火处谓我中土言之不尽”,我泱泱大明,以它雄姿向世人宣告:无际海洋,有我明船;纵横八荒,莫敢不从!

最后那是引用smile小千的《大道无形》,这首歌超好听!!